北陡之终章(上)

4

里十一点,月色已从如水般的温柔转变成了利刃的冷锋,连水都悄无声息的湖边伫立着一条纤细身影,从那一会儿紧绷一会儿放松的背部肌肉可以感知到主人内心的忐忑,面对即将到来的人,早已想好的开场白忽然失灵,她担心如果到时候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该怎么办?

“是林佳吗?”宋简几乎没有停顿就说出了答案,看来这个问题已经在她心里转过千百回了。

3

都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住的别墅格局当然不一般,还自带一个超大花园,种满了玫瑰,耀眼的红为这阴云密布的别墅增添了一抹亮色,又或者,可以说是血色。

她是察觉到警方的怀疑了吗?陆终觉得不像,如果是这样,她第一时间应该去找沈维商量,但根据守在沈家的警员的话,林佳一天都在沈家,而沈维一天都在公司,差不多是和警方前后脚回到沈家,两人没有见面的可能性。

骆局转向陆终,凝重道:“我找到你父亲了。他三天前从方正坤那里跑了出来,联系上我,等我找到他时才发现他受了很重的伤,人已经陷入重度昏迷,于是我把他送到了医院。除此之外,我还在他外套内侧发现了隐藏口袋,里面有一个加密U盘,你父亲后来跟我说,这是他从方正坤那里偷出来的,里面是方正坤参与犯罪的所有记录,以及客户交易资料,技术人员目前还在破解中。你父亲,他终于对自己有了一个交代。”

一名技侦人员推而入,将化验结果交给沈行,沈行仔细阅读后合上文件,重新看向宋简。

“纸条她是怎么给你的?”

宋简回神,无奈道:“请问我该怎么配合工作?您说,我一定照办。”

“不过我们要是现在去找沈维,他肯定是装傻,还会摆出明确的不在场证据告诉我们他不是凶手。不过用脚指头想也知道,以他的身份地位,杀人用不着自己动手。”

“骆局呢?他也没说什么?”

“为什么?”

这个时候,他们还没清楚玫瑰下藏着什么秘密

“这不可能!”宋简震惊过后立刻否认。

礼貌微笑下的暗潮,不是她一个外人能在短时间内就窥视到的。

宋简摇头,“我想不出来,我到沈家不久,大家都是和和气气的,跟他们也没发生过摩擦,不至于让人这么仇视。”

这时另一名女佣林佳悄悄提供了一条线索,说她昨天打扫某人的房间时看到赵婉惜约人夜里十一点在湖边见面的纸条。

“她要举报?举报什么?”

林佳的房间不大,一张单人床,一个衣柜,再加一个床头柜就是全部,不过此时,床铺凌乱,衣柜大开,里面的衣服七零八散,旁边地上还有一套沾了泥土的工作服,看来人走得很急啊。

“他在别墅说的话,很有可能是在提示我们。”

“林佳姐她妒忌所有长得比她好看的人,包括我们温柔的女主人,老说她会做表面样子,背地里指不定怎么看不起我们这些下人,这回来了个更漂亮的小小姐,怪不得天天吹胡子瞪眼,她啊,没有小姐的命,却有小姐的病。”

她名下的银行卡,从去年开始,每月除了正常的工资收入,还会另有一笔大额款项汇入,汇款的来源人正是沈维的秘书。

“你在怀疑林佳?”

“什么?”陆终也走到窗边,发现有几个人正从外面匆匆回来,为首的那个器宇轩昂,派头十足,应该就是死者丈夫,沈氏集团现任总裁沈维。

只是,时间过去那么久,那晚的杯子肯定已经被清洗了,连她体内都应该检测不到什么东西了。

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我,应该不记得了吧?宋简想,距离她上次来首都都过去好几个月了。

“对。”

“你好。”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她所拥有的都是不利证据。

到这,陆终夹着私心,顺便把沈清也查了。发现她是未婚先孕,对方是大学教授,仪表堂堂,只可惜风流成性,结婚第二年就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最后怕被沈家报复,从沈清那骗了一笔钱之后带着情人跑去了国外。

“没错。”骆局重音道,“从破解成功的资料来看沈维还是个大顾客。从十年前开始,每隔半年,沈维就要向方正坤购买一个女孩,十六七岁的那种,长得漂亮,性格温柔,文化程度还要高。”

陆终感觉到了宋简的沮丧,握住她的手,“别想太多,其实也不算是一无所获,起码知道了她计划的第一步,只要深挖下去,一定能找出破绽。”

“因此,我们要先为自己的猜测找到可以立足的证据。其实我一直在想,杀死赵婉惜真的只是林佳一个人的主意吗?我们是从沈维口中知道这一点的,之后也没有机会向林佳求证,所以,如果他说谎了呢?真正想要赵婉惜死的人是沈维自己,林佳是替他人做了嫁衣。那么,他要杀死赵婉惜的理由是什么?”

寒暄过后,回到正题,沈维道:“其实我觉得凶手不会是宋简。”

“那张纸条我看完以后就放到了床头柜里,她是负责打扫我房间的,会发现也不奇怪。”

宋简沉吟,猜测道:“是因为你们知道了死者,也就是我小舅妈昨晚约我见面的事情吗?”

审讯室的门被敲响。

“那就是人为栽赃。”

“嘿。”沈行走到陆终身边,神秘道,“我让人查了下林佳的通话记录,她在四十分钟之前曾拨打110报警电话,我又派人去110指挥中心询问接警的同志,据回忆,电话接通,林佳言又止,支支吾吾,说是要举报,但很快就把电话挂了。”

沈行也答得随意:“可能吧。”

“但是有人不想让她去,所以在路上把她杀了,还伪装成抢劫杀人的样子。一般犯罪分子不会选择在派出所附近作案,更不会轻易杀人。”

“废话。”沈行白了个眼,“只有宋简和林佳的。”

沈老先生的女儿沈清,也就是宋简母亲,曾经在一所公立中学担任英语老师,沈维无父无母,作为弱势群体备受欺负,沈清当时站出来保护他,后来更是带他回沈家,大概是表现得好又有缘,膝下无子的沈老先生动了领养的念头,沈维愿意,沈清更不会有意见,于是第二年,沈维就正式入了沈家。

如果是真,只求恶魔早日伏法。

沈行点头表示赞同,随后注意便被窗外的人给吸引了过去,“哟,当家的回来了。”

“所以你没去?”

“她……她说。”沈维抹了一把脸,“她先是说了半天很我,要和我光明正大在一起,说了很久,情绪激动,我不耐烦了,就要挂电话,她不让,扬言要杀了婉惜,说是已经想好绝妙的好办法了,我觉得她就是在发神经,直接把电话挂了,所以后面的也没接。

一到办公室骆局就开门见山问道:“沈家的案子怎么样了?找到沈维的犯罪证据了吗?”

“嗯,我能理解你的怀疑,很合理,不过有一点我想不通,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毕竟她是私下相约,还用的是递纸条这种老办法。”

“那么你们见面,她和你说了什么?湖边,夜里十一点,可见她要说的是个大秘密。”

对沈维的调查,既可以说是有结果,也可以说是没结果。

宋简皱了下眉,避开这个话题,“这件事和案子没有关系。”

“什么?”沈行和陆终都惊讶了。

陆终一时觉得刺目,随口问道:“主人很喜爱玫瑰吗?”

“怎么了?和林佳有关吗?”

在她失踪的第二天晚上,被人发现死在小巷子里,腹部中刀,失血过多而亡,随身携带的皮包空空如也,手机,钱包全都被凶手拿走,包括沈维那支手表。

来了,她能感觉到身后有人正在慢走来。

“我们都查到了,你和林佳的事。”

沈维这才放松下来,笑笑,“陆先生你好。”

“你的意思是,嫌疑人提前做了能让宋简醒不了的准备?”

但是……有一件事很奇怪,嫌疑人怎么能算得那么准?

1

“唉。”沈维倒没有扭捏,“说来惭愧,我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凶案方面,就像沈行说的那样,他和赵婉惜不存在任何矛盾,而且除了林佳以外,暂时没有发现其他小四小五的存在,退一万步说,即使赵婉惜发现了沈维和林佳的事,沈维也不至于去杀人。

编者注:欢迎收看《北陡之终章(下)》。

接收到骆局送来的白眼,沈行立马转移话题,“您一过来就问沈维,难道他也是方正坤的顾客之一?”

“这么说你和死者认识蛮久了,关系怎么样?”

十步,九步,八步……五步,四步,三步……

可她现在跑了,这便是不合理,从合理到不合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宋简:“……”

陆终和沈行听到这话都来了兴致,问道:“为什么?”

因为案发时间较晚,且地点又是小巷子,基本没人经过,更不要说注意到里面的异常,不过好在该辖区的派出所就在不远处,因此附近的监控覆盖率较高,警方或许能从其的监控中发现嫌疑人。

说到这,宋简倏然住口,她明白过来了。如果那杯牛奶里多了些东西的话,那她没有听到闹钟叫,没有被凶手潜进屋里的动静弄醒,就都有了合理的解释,甚至连之前奇怪的为什么凶手能准确料到她无法赴约的答案都昭然若揭。

沈维茫然反问:“不……不是吗?”

6

“目前来说,她是唯一一个知道案发当晚死者约宋简见面的外人,难道你不怀疑吗?”

果然,这就是个心机boy,怪不得和陆终玩不到一块去。

对于林佳的调查,他们很快有了初步结果,虽然并不直接,但起码有了指向性。

“不用好像,他肯定是凶手,你们不怀疑他吗?”

沈行一见着来人,不禁瞪眼,他真的是命里跟陆终犯冲吧?

这也是陆终怀疑的。

“那……不妨你猜下?”

“昨天她来给我和外公送午饭的时候,平时这事都是管家做的,昨天应该是她故意换的。”

正如她想不出来会是别墅里的谁杀了看起来柔柔弱弱的赵婉惜。

两人心中有底,站在原地静等,果然两三分钟后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两人转身,和沈维打了个照面。

“特别的举动?也没有,那天晚上她像平常一样给我送了杯牛奶就走了,没有再出现。”

比如今天,她的重点在于新来的小小姐身上,听说她是去世大小姐不小心弄丢的女儿,这可是爆炸性消息啊,把沈老先生高兴得都答应做手术了。

“那她现在是畏罪潜逃?”

“那好,谢谢你的配合,至于宋简是不是凶手还需要调查,我能保证的就是绝不冤枉无辜者,也不会放过真凶。”

沈行点点文件夹,“证据是不会说谎的。”

“我们技侦的同志在湖边发现了两对脚印,一对是死者的,另一对是嫌疑人的,经比对,发现是你卧室的拖鞋,鞋底还沾有湖边的泥土和碎草。”

沈行盯着他们交握的双手,咂咂嘴,表示自己并不怎么想吃这碗狗粮。

陆终戴上一次性手套,拉开房间正中央靠墙的欧式床头柜,“纸条就是在抽屉里被发现的?”

“我这有。”

“这点很重要吗?”

留下技术员在现场勘察,陆终和沈行转而去找沈维,沈维正和管家在书房,两人的表情都不太好,尤其是管家,着急中带着愠色,愠色中带着羞愧,见人过来,他们便停止了谈话,管家先行离开。

“沈队长。”沈维伸出手,沈行跟上,交握间沈维拜托道,“婉惜的事,请务必抓到凶手,问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沈维走后,陆终问道:“他的话,你怎么看?”

“哦哦,我在来的路上已经听说了,是宋简,但其实——”他看了眼陆终,多了几分犹豫。

“没去。”宋简肯定道。

沈行耸耸肩,“谁知道,你想想案发现场的位置,距离派出所没几分钟的路程,她之前又打了110,你说她是不是准备去派出所报案?”

陆终移开视线,“与其瞎猜不如等骆局回来,现在先让我了解赵婉惜案子的进展。”

5

宋简又抿了下嘴,有点抱歉道:“对不起,我不知道她要说什么,昨晚我根本没去。”

“暂时的想法是这样,具体情况还要回去问问宋简案发当晚入睡前有没有吃过什么,或者觉得哪里异常。”

而这个“某人”就是刚被赵婉惜亲自找回的小小姐。

对此,陆终心里只有一个答案,想必他的答案也是沈行的答案。

“废话。”沈行翻了个白眼,“我会想不到这点?”

没关系,再晚她都要等到人来,因为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恶魔已经觉醒,早晚会将她吞噬,她要在有限的时间里把真相告诉最应该知道的人。

“对了,你和沈家的事,陆终知道吗?”

“那么问题来了,纸条是很容易销毁的证据,凶手如果真的是宋简,她为什么不在看到纸条后立马毁掉?就算不毁也应该藏好,而不是轻轻松松被打扫的佣人翻到,又或者,这个佣人把宋简的房间深入挖掘过?”

林佳死了。

“这……倒没有,我很难相别墅会有人做出这种事。”

“怎么了?”

沈行和陆终相视一眼,两人的眼神都在回答说不是。

“一定,这本就是我的职责所在。”沈维试探,“其实,我们已经有一名重大嫌疑人了。”

沈行隔着玻璃看依然坐在审讯室内的宋简,揶揄道:“不多安慰人家一会儿?”

沈行啧了一声,“做变态还要求文化程度。”

沈行一大早就接到了报案,死者叫赵婉惜,是沈氏集团总裁沈维的夫人,沈维前两天去国外出差,目前正在赶回来的路上。根据沈家女佣林晓雯的证词,她是在早上七点遛狗时发现死者,而死者最后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是昨晚十点,这和法医初步检验得出的死亡时间昨晚十一点至第二天凌晨一点相符。

死的正是刚才她口中温柔的女主人。

“那他怎么样了?”陆终急忙问道。

“没错,而且根据资料显示沈维在上个月刚新买了一个姑娘,所以你们现在任务加重了,除了沈维杀死两位受害者的证据,还要找出他藏匿女孩的地点。现在方正坤跑了,难保他会察觉到不对劲,提早下手,另外我们可能还需要他来当诱饵。”

陆终觉得有道理,只不过目前还想不通,他们只能暂时把目光集中到林佳身上。

宋简:“……”

“进来。”沈行回头道。

“那你说,为什么这次嫌疑人要穿拖鞋去室外杀人?如果他穿鞋子去的话,即使被查到了也完全可以推脱说是之前留下的痕迹。这是一点。”陆终接着说,“第二点,现场除了凶手的足迹外还有死者的足迹,一前一后,方向相同,说明凶手根本没有给死者说话的机会,直接在背后把人推了下去,这是有计划有预谋的谋杀,凶手一早就想好了的。

有结果的方面,是他们发现了沈维的身世,原来他是沈老先生领养的孩子。

“对,一拉开就能看见的那种,毫无遮掩。”

“你说你没有去湖边和死者见面?”

“我说的啊,审讯之前你手机一直响个不停,我看是陆终打来的就直接接起来了。”

沈维没想到沈行会直接问出来,犹豫了会儿点头,“确实,说来也算是家丑,林佳离开的时候偷了我一支手表,虽然没有很贵,但……而且林佳是管家介绍来的,所以他现在很过意不去。”

“根据林佳的通话记录,她曾在案发前给沈维打去国际长途,两人谈了四十分钟零八秒,案发后她又拨通沈维的电话,但无人接听,连续打了十几个都是这样。”

“那天晚上有没有发生异常的事?”宋简想了想,摇头,“一切都和平时一样。”

“你给她打了那么多钱,她还要偷你手表?”

沈行表示赞同,头一撇,“来吧。”

顿了顿,他又问:“我参与案件调查,你会有麻烦吗?”

“沈维是故意不接的,也许林佳在前一个电话中向他透露了某种讯息——”

陆终来得很快,和宋简匆匆聊了几句就转身投入案子中。

“好了,不开玩笑了。”沈行收起笑脸,“他来了得到好处的人是你。死的是首都知名企业家的妻子,再加上你和沈家复杂的关系,够让外面那些记者编出十部豪门狗血连续剧了。社会影响力太大,上级肯定会要求我尽早破案,现有证据都指向你,我没有足够的理由说服上级转移视线。但陆终不一样,他一定会保住你,好歹是公安部门的知名人物,上级也许会卖他一个面子。”

“你要这么想没办法,毕竟你是他女朋友,不是我女朋友,我们熟识程度不至于让我为你去得罪人,不过你也不要觉得我相信你。”沈行话锋一转,“如果所有谜题解开之后,证据最终指向的还是你,那就算大罗神仙来了也没用。而我也正好用你,来验证陆终的为人。”

“我太困了,九点就上床了,本来定了十点半的闹钟,没想到我一点感觉都没有,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那么会是谁钻了这个空子?是发现纸条的林佳?还是隐藏在别处的真凶?

“不可惜。”沈行插嘴,“方正坤要是在原地等你们回去抓就怪了。”

但真相是这样吗?

然而很快她就幻想破灭了。

“哈哈——”沈行大笑,“不错不错,你还是那个陆终,没有退步。宋简在我这并不是完全清白,但你说的两点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所以我已经让人查林佳了,过会儿你跟我再去躺沈家别墅。”

沈行立马解释,“没关系,沈先生不要觉得负担,他是我请来协助查案的,姓陆。”

根据同为女佣的李晓雯的说法,林佳是今天早上九点到中午十二点半之间不见的,他们中午吃饭时找不到人,去林佳的房间发现里面一片狼藉,这才想起报警。

本是一句平常,宋简却在说完的瞬间听到陆终和沈行异口同声道:“牛奶?”

沈行纳闷,“听您的意思,好像很肯定沈维就是凶手啊?”

“没有,协助而已,没什么事。”

此时,骆局的电话意外打破了僵局,他要沈行和陆终立刻去办公室见他。

“就一般长后辈的关系,我和她的话题也只有外公而已,来别墅之后我大部分时间都在照顾外公,和她接触不多。所以当时收到纸条时,我心里也觉得很奇怪。”

只有人会说谎。

“怀疑,但暂时还没找出他的杀人动机。”

宋简不由得紧张起来,因为她感觉到,对方这次的眼神里,怀疑和审视的味道比刚才浓了许多。

激得宋简连话都不想说了。

沈清当时已经怀孕,大受打击,几经曲折才生下宋简,之后就患上了抑郁症,时好时坏。所以后来才会把孩子看丢,弄丢宋简后病情更加严重,最后跳湖自杀,就是赵婉惜死的地方。

林佳她,很有可能和别墅主人沈维有一腿。

“有点儿重要。”

宋简有一点儿生气,“沈队长可真是懂礼貌啊。”

“对于他不相信宋简是凶手的那段话,应该是发自内心的,但我问的那个问题,他撒谎了。别墅里有谁会想杀了赵婉惜,他一定知道。”

在极度的诧异和恐慌中,她被推下了湖,她不会游泳,在水中拼死挣扎地沉浮,她看到了身后之人,原来是恶魔的信徒。

“有点儿意思。”沈行摸摸下巴,“敢情沈维在吃窝边草啊,这下林佳的动机就有了。”

“嗯。”宋简看着他们,小心翼翼道,“我来沈家的这几天每晚都会喝,所以并不奇怪——”

因为案发现场非常简单,除了两对脚印外什么都没留下,两人一致觉得没有再看的必要,所以直接去了宋简的卧室。

然而林佳却在这时候失踪了。

“没有,你别忘了宋简的鞋底还有泥土和碎草叶作为证据,一般情况下没有谁会把拖鞋穿到室外,所以鞋底的痕迹不会是以前留下的。”

陆终起身,坐到床上,看了看床头,又望了望门口,“宋简说那晚她很困,为了赴约特地定了闹钟,结果闹钟却没有把她叫醒,说明她睡得很沉,依照我的思路,那嫌疑人就是趁这时偷偷溜进来带走宋简的拖鞋去杀人。但这样问题就来了——嫌疑人是怎么知道,或者说确保宋简无法赴约,以及自己进来拿拖鞋时不会被发现?”

皮了一下,沈行表示很开心,“好了,不逗你了,说正经的,第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会出现沈家?”

对于这点,晓雯有不同的意见,她觉得林佳是在妒忌。

“他怎么会知道的?”

宋简回忆了这番话三次,怀疑道:“我怎么觉得你是想让陆终去做坏人。”

“沈先生。”沈行开口,“你要知道,凶手一定是别墅里的某个人,不是宋简就是别人,你现在觉得宋简不是凶手,那是不是心里有别的怀疑对象?”

就是不知道林佳有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别人,如果没有,那么这件事就只有林佳一个外人知道。不不不,也有可能是小舅妈那边泄露出去,然后就被有心人钻了空子。

她深呼吸,把自己调解到自然状态,然后转过身,可就在她刚有动作之时,已经贴到背后的人也有了动作——伸出双手,用力往前一推。

但似乎沈行并没有完全相信她的话,对于这点宋简能理解,她和沈行本来就没有多熟识,而且警察办案,比起某人的片面之词,他们更相信证据。

陆终花了一小时翻阅案子的材料,合上文件夹后向沈行确认了几件事,“在湖边发现的脚印没有伪装的痕迹?”

吐槽完,晓雯自己偷着乐了会儿就想着拉金毛回别墅,可金毛却站在湖边嗅个不停,嗅着嗅着就开始狂吠,晓雯赶紧过去,不断抚摸金毛的背部,努力让它安静下来,但始终没有成功,不得已,她也一同往前看去,想看看是什么引得它如此激动。

只不过,现场看起来倾向于普通的抢劫杀人案,似乎林佳的死只是意外。

“财?不应该,赵婉惜的娘家市价不如沈家,情?也不太可能。”

“一般一般。”沈行客气道,“也没有很懂。”

死亡原因是由于大量的液体吸入呼吸道所引起的窒息性死亡,俗称溺死,只不过暂时还无法确定她是自己意外落水还是他人故意所致,不过有一点急需警方查清——三更半夜,受害者独自一人离开别墅,来到湖边是为什么?

晨曦下,湖面波光点点,她眯眼看了好一会儿才看清那突出的物体,下一秒便用更激动的音量大喊:“死……死人啦!”

“已经脱离危险了,他还告诉我方正坤的藏身地,只可惜让人跑了。”

她不禁想笑,想问问苍天,“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句话究竟是真是假?

“是谁?为什么要栽赃给你?”

2

“你和陆终现在是什么关系?他是不是真的老牛吃嫩草了?”

“第一。”沈行板起脸严肃道,“如实回答我的问题。”

“他?人都不知道去哪了。按说发生这么大的案子,他应该出面指导下,但目前为止也只是给我打过一次电话,不痛不痒地嘱咐了几句。很奇怪是不是?”沈行神秘地笑了笑,“我猜是有更重要的事情绊住了他老人家的脚步,你说,会是什么事情?”

如果是假,她为何会受到如此报应

“但你不觉得奇怪吗?他为什么不直接和我们明说,毕竟只要我们一开始怀疑林佳,就迟早会查出他们之间的关系。但如果他不想曝光,一开始就不应该让我们怀疑林佳。”

翌日清晨,李晓雯像往常一样牵着主人家的金毛去湖边溜圈,这是她每日的第一件工作,自从她到沈家以来就没有落下过,家里金毛除了主人之外,最亲的就是她了,而她有时候也会把一些心里话或者胡思乱想向金毛吐露。

“不用。”陆终跟着转身,望着宋简,“那只是在浪费时间,比起安慰,我更想早点还她自由。”

“其实我很后悔招惹了林佳,她看起来温婉,实则性格偏激,我又不能让这段关系暴露,所以一直在金钱方面对她非常慷慨。哪里知道她这么贪心,什么都做得出来,等我听说婉惜死了的时候,我真的恨不得杀了她,还有我自己,都是我害了婉惜!”

宋简正襟危坐,洗耳恭听。

“林佳也没做特别的举动?”

“你……你们……”

“还是有的。”沈行笑道,“毕竟陆终知道你在这出事了,估计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晓雯是一个平平凡凡的女孩子,从各方面来说,她觉得新来的小小姐很漂亮,又不高傲,非常随和,照顾沈老先生也不比他们松懈,管家伯伯也说小小姐是个好人,但是林佳不喜欢她,说对方这样都是做给别人看的,就想等沈老先生死后多分点钱。

“这话里有话,不如爽快点说清楚,赵婉惜死的那晚林佳给你打过电话,说了什么?后面再给你打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接?”

“我的感觉。当初她是被婉惜找回来了,来这里也不过一个星期,几乎每天都在照顾我爸,看得出是一个善良的好孩子,也没有和婉惜闹过不愉快,没道理杀人啊。”

“原因恐怕就在沈维身上。我们之前想不明白林佳为什么会突然做出不合理的选择,现在看来,应该是在沈家发现了要命的东西,这个东西让她战胜了对沈家女主人的渴望,继而逃命。”

“指纹查过了吗?”陆终把抽屉合上,点点床头柜。

陆终倒是没在意这点,反而更加在意骆局说的数字,“十年前开始,每半年一个,那到现在为止不是有二十个姑娘了?”

抬头仰望月亮,四周静谧如初,话说,人怎么还没来?应该看到那张纸条了才对啊,是不是预感到了什么所以还在踌躇?大概每个人面对真相,所需要的勇气要比自己想象的多很多。

不止沈行想吐槽,宋简也觉得自己倒了大霉,原本想再照顾外公几天就回北陡一趟,哪里料到今天会出现意外,一大早起来连饭都没吃就被当做嫌疑人给抓了过来,负责查案的警察还是和陆终有矛盾的那位。

宋简抿了抿嘴,把前因后果简单捋了下才开口道:“一个月前,赵婉惜,也就是死者,找到我,说我是她丈夫的姐姐在十几年前不小心遗失的女儿,我没有立马相信,跟她后面又进行了多次联系,甚至和外公,也就是沈老先生做了DNA检测,显示有亲属关系,我才跟她来首都。因为她说外公病重,需要马上手术,否则就没多少时间了,但老人家现在没有牵挂,不想做手术,她希望我的出现能让外公改变想法。”

“好久不见了。”沈行客气地寒暄了下,进入正题,“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沈行点头肯定,“而且约的时间正好和她的遇害时间吻合,这点非常引人遐想啊。”

这些事看起来和两件案子没什么关系,陆终他们只得放下,重新深挖沈维。

从对别墅其他人的询问看来,林佳确实心高气傲,两面做人,妒忌心极强,李晓雯更说曾有好几次听到林佳背地里诋毁赵婉惜,这样一个固执偏激的人,在为了自己和沈维的未来不惜杀人后,怎么可能灰溜溜地潜逃?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才会是她的合理选择。

“理由呢?”

“对于沈维,我们之前了解得太少,回去之后可以好好查。另外,最好派人过去问话,走个形式,不然林佳死了警方却不上门找他这个情夫,让他察觉我们的怀疑。”

“钱财的丢失只是掩耳盗铃,这起看似简单的凶杀案背后肯定另有原因,只要我们找出这个原因,所有的谜题就能迎刃而解。”

“诶,想什么呢这么出神?”沈行敲敲桌子,同时起了玩心,“该不会是在想陆终吧?我可告诉你,远水解不了近渴,与其坐在这里想他,不如配合我工作。”

加载中…